6万多人死亡、109年前东北的一场“鼠疫”,中国专家改写了医学史

11月12日晚间,官方消息证实,锡林郭勒盟两例鼠疫病例在北京确诊,相关防控措施已落实。

新葡亰 1

近十年来,亚洲、南北美洲、非洲都有鼠疫病例发生,昨晚在京确诊的两例鼠疫病例,再次敲响了警钟。

导语:100多年前,一场鼠疫横扫东北三省,以哈尔滨为中心迅速蔓延,短时间内便波及5省6市,死亡达十几万人,一时尸骸遍野,举世震惊。毫不夸张地说,东三省若不是因为伍连德,也许早已在鼠疫中,化为废墟。而他,可以说完全凭借着一己之力,扭转了灾难的局面。

传染病没有国界,这一曾经肆虐全球的梦魇,在一百多年前的中国,曾经一次性卷走过6万多人的生命。最终,在我国现代医学先驱伍连德博士的努力下,这场百年不遇的烈性传染病才被控制住,指挥这次防疫的伍连德博士也因此被人们所铭记。

提起伍连德,相信很多老铁都是一脸大写的懵B,摇头表示没有听说过。的确,很少有文章介绍他,若不是《发现伍连德——诺贝尔奖候选人华人第一人》这本书,铁中堂表示也未听说过此人,这本书的副标题“诺贝尔奖候选人华人第一人”,吸引我去查资料了解伍连德的生平。

除了从事防疫医学和医学史研究的人,恐怕已经很少有人还记得伍连德的名字,他曾是中国现代医学史上最著名的公共卫生学家,是中国防疫和检疫领域的先驱者和奠基者,他也是中华医学会第一任会长。

伍连德,马来西亚华侨,公共卫生学家,医学博士,中国检疫、防疫事业的先驱,中华医学会首任会长,北京协和医学院及北京协和医院的主要筹办者,1935年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候选人。这是百度百科上对伍连德的介绍。

伍连德于清光绪五年出生于马来西亚的一个华侨家庭,当时的马来西亚还是英国的殖民地。因此,伍连德从小就在英国人举办的“大英义塾”就读,并于1896年考取了当年新加坡仅有的一个英国女皇奖学金,获得了留学英国的机会。

一、瘟疫来袭

出国学什么呢?伍连德思考再三,想到当地平民缺医少药,遭受病痛折磨的情形,他毅然决定学医。

1910年底,辛亥革命爆发前夜,中东铁路的刚刚全线通车。中国的东北和往年一样,莆一入冬就被白茫茫的大雪罩上了一层银色,寒冷而肃杀。而和往年相比,这年的冬天除了格外冷以外,还被一层阴影深深笼罩,格外令人望而生畏。

就这样,17岁的伍连德踏上了前往英国的邮轮,留学英国剑桥大学意曼纽学院,研究传染病及细菌学。1899年,伍连德考入圣玛丽医院实习,成为该医院历史上第一位华人实习生。

正是在这个冬天,满洲里一家客栈里,两位从沙俄归来的中国商贩突然神秘死亡。几天后,千里之外的哈尔滨就出现了相同症状的死亡案例,随即一场“如水泄地,似火燎原”的瘟疫开始在东三省暴发。首当其冲的便是哈尔滨——许多人不明不白地死去,病人先是发高烧、打寒战,后胸闷、咳嗽、咯血痰,极为痛苦,不久便会窒息死亡,死后皮肤呈暗色,并且死亡率奇高,这是自14世纪以来最大的传染病。

后来,伍连德又去往德国和法国的著名研究所进行实习、研究,并于1903年获剑桥大学医学博士学位。回到马来西亚后,伍连德开了一家诊所,并在吉隆坡医学研究院研究热带病。

这种急性传染病就是肺鼠疫,它从俄国贝加尔湖地区沿中东铁路传入中国,并以哈尔滨为中心迅速蔓延,短时间内便波及5省6市,死亡达十几万多人,其中仅哈尔滨市死亡就高达万人,一时尸骸遍野,举世震惊。对于这种烈性传染病,如果不赶紧采取有效措施,那么传染规模就会成指数级放大,死亡人数会滚雪球般迅速攀升。

1907年,伍连德应施肇基之邀回到中国,被袁世凯聘任为天津陆军军医学堂副监督。该校由袁世凯创立,以培养北洋陆军军医为目的,甫一回国的伍连德便开始了在天津的医学教育生涯。

当时的哈尔滨,除了原有的中国居民外,还有俄国侨民十万人,日本人两千人。俄国控制着哈尔滨到长春的东清铁路,日本控制着从长春到大连的南满铁路。而从奉天到北京的京奉铁路则属于清政府管辖。日俄两国不断明争暗斗,使防疫工作变得很复杂。再加上春节在即,大批由山东到关外打工的农民拥挤着回家过年,疫情就更难控制了。

1910年10月25日,距离清政府灭亡还有不到两年的时间,清朝皇室的发家之地东北地区却发生了一场大规模的恶行传染病——鼠疫。由于疫情无法控制,短短十多天就传到了北满中心哈尔滨。此后,这场瘟疫如同江河决堤一般蔓延,不仅迅速横扫整个东北,而且波及河北、山东等地。

当年,黑死病的恶名早已尽人皆知,然而鼠疫的来源却不清楚。即便到了今天,鼠疫的病原鼠疫杆菌已经被分离且能够被治疗,它还是和霍乱一样被列为甲类传染病,而甲类传染病只有两种,就是鼠疫和霍乱。2002年我们熟知的引起巨大恐慌的SARS才仅仅被定为乙类传染病,由此可见鼠疫的恐怖!

截至12月8日,发生在东北的这场大疫就已经夺走了3万多人的生命。鉴于形势万分紧急,刚刚卸任哈尔滨道台、到外务部任职的右丞施肇基急电伍连德进京。

当时清政府尚无专设的防疫机构,沙俄、日本均以保护侨民为由,要求独揽防疫工作,甚至以派兵相要挟。就是在这样生死关头,俄、日两国趁火打劫,利用防疫之际威胁说,中国如果不能有效控制这场传染病,他们会派专家与军队接管,这意味着他们要夺取东三省主权,以当时大厦之将倾的清政府而言,根本没有有效办法来抵抗。

经施肇基力荐,清政府钦命伍连德博士为全权总医官,负责东北防疫事宜。31岁的伍连德临危受命,毅然奔赴东北,来到了与鼠疫斗争的前线。

虽然东三省总督锡良立即将此事汇报了朝廷,同时部署东三省抗击鼠疫。一时间,哈尔滨城内率先展开了灭鼠大行动,然而一个月过去,城内日均死亡人数依然居高不下。显然,这次抗击鼠疫没有奏效,鼠疫之魔依然在东北大地上肆虐着。

疫情的严重程度远远超出了伍连德的预料:家家关门闭户,死尸随处可见,很多尸体还没有来得及掩埋,更多的尸体无人认领,场面惨不忍睹……以至于伍连德发出了“防疫不亚于一场战争”的感叹。

沧海横流,方显英雄本色。中华文明5000年屹立不倒,就在于每当在危急关头,就有我中华男儿挺身而出,救百姓于水火之间。

为了了解疫情,伍连德秘密解剖了一个女尸,这也是中国医生的第一次人体解剖。他从标本里发现了鼠疫杆菌。

而这一次,也不例外!

伍连德早在英国剑桥大学意曼纽学院就开始研究传染病及细菌学,他深知鼠疫是鼠疫杆菌借鼠蚤传播为主的烈性传染病,系广泛流行于野生啮齿动物间的一种自然疫源性疾病。一旦感染鼠疫,就会出现发热、严重毒血症症状、淋巴结肿大、肺炎、出血倾向等症状,这些完全符合感染者的特征。

二、拳拳报国心

人类历史上曾有过三次鼠疫大流行:

故事要从一封信说起……

第一次是公元541年始于埃塞俄比亚,在欧、亚、非流行200年,全球死亡人数超过1亿人;

1907
年,在马来半岛槟城的一家小医馆中,一个叫伍连德的年轻医生突然收到一封印刷精良的信件,署名竟是大清朝直隶总督袁世凯。当他读完这封信之后,热血一下涌上了周身,他毅然决定接受信中的邀约,回国振兴祖国落后的医学事业。当然,当时的他完全没有想到,这个决定会让他和远在天边的中国东三省牢牢联系在一起,甚至成为那片热土的拯救者。

第二次是14世纪始于蒙古草原,沿商路传入欧洲和非洲,导致欧洲人口减少三分之一,当时被称为“黑死病”;

伍连德出生于马来西亚槟城,从小就是别人家的孩子,虽不算身出名门,但是家里面开金铺也算是衣食无忧,然后一路在考试中开挂,成为第一位在剑桥大学毕业的华人学生

第三次于1855年始于中国,高潮期为1894年的印度、香港和1910年到1911年的中国东北,后者正是伍连德所亲历的。

在大三时,就获得进入圣玛丽亚医院实习的机会,成为该医院的第一位华裔实习医生。后来,他获得意曼纽学院研究奖学金,于1902年到利物浦研究疟疾,1903年到德国哈勒大学后又到巴黎巴斯特学院研究细菌学。在这期间,他遇到的导师都是微生物学界国际上的顶尖学者。

伍连德从解剖的第一具尸体得出结论,这次流行的是肺鼠疫,这是世界上第一次有人提出了“肺鼠疫”的概念。世界卫生组织官网介绍:按照感染途径,鼠疫感染可分为3种:腺鼠疫、败血性鼠疫和肺鼠疫。而肺鼠疫或肺部鼠疫是毒性最强的一种罕见鼠疫,潜伏期可能只有短短24小时。

伍连德回到中国后,先是在陆军军医学堂里,建设中国人自己的现代化医学教育。他直接采用欧洲最新的教材,引进世界医学最新的成就,并且同时用中文和英文教学,重视培养学生的实践能力。

肺鼠疫通常是腺鼠疫后期感染传播到肺部所致,不同于腺鼠疫的传播途径间接地从老鼠到跳蚤再到人,任何患肺鼠疫的人都可能通过飞沫将鼠疫传播给其他人。

这样的付出很快就收到了效果,短短两年以后,伍连德就拥有了一批学术精湛,且视野非常广阔的学生。事实证明,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,这些学生将和伍连德本人一起,承担起一个扭转国运的重大任务……

这就为防疫工作确定了完全不同的做法:腺鼠疫是采用灭鼠来切断传染源,肺鼠疫则是通过隔离疑似患者。

1910 年 12
月的一天,还在天津陆军军医学堂里备课的伍连德忽然接到电报,让他紧急前往北京。事出突然,但伍连德并未多想,便搭上了第二天一早前往北京的火车。抵达之后,接待他的居然是一位在南洋碰过面的老熟人——中国近代史上著名的外交官施肇基。嗯,正是此人在两年后作为驻英公使,和顾维钧等五位代表出席了巴黎和会并拒绝签字,展现了那个时代中国外交官的气节。

很快,伍连德的方法被推广开来:病人留在医院,接触者被隔离,其他人都佩戴专业的口罩,并且调动了军警封锁了交通,以阻止疫情进一步扩散。然而,该做的都做了,疫情却没有被控制住,反而继续恶化。

稍许寒暄之后,施肇基便用英文开门见山:东北爆发鼠疫已有两个多月,多方各种防疫尝试均告无效,如今列强不断施压,东三省危在旦夕,北京也势如累卵……所以命悬一线之际,只能请到伍博士协助调查,以求解救苍生。

这时候,研究细菌学出身的伍连德忽然意识到,问题出在尸体的掩埋上。鼠疫杆菌生命力很强,可以在尸身上存活很久,为了迅速控制鼠疫杆菌的传播,伍连德想出了焚烧尸体的办法。

听完施肇基的陈述,伍连德大为震惊,关于鼠疫之事他也有所耳闻,但居然已经蔓延到了这种程度,是他此前所未能想象得到的。久居海外的他,没有想到中国的检疫制度会如此落后,各方面的利益关系又会如此纠缠复杂。更令他担心的是,如果清政府方面不能有效地控制鼠疫,就一定会落下口实,让俄国和日本可以借口干预中国政治,甚至蓄谋出兵控制东北。

中国人历来有入土为安的习俗,在这样的观念下,“焚尸”简直不可想象。即便是出生在马来西亚的伍连德,也不敢贸然提出这样的想法。左思右想,伍连德选择了上书宣统皇帝,请求朝廷下令准许火葬。这件事在清廷也引起了很大震动,过了整整三天,伍连德才收到外务部的回电:准许伍医生之请,可依计划进行。

对于施肇基而言,伍博士是否会答应这个要求,他也心里没谱。毕竟这干系重大,虽然名义上是调查,但实则是去解决问题,需要顶住很大的压力。更重要的是,东北已经是瘟疫弥漫险象环生,谁又会愿意甘冒风险去那里,何况是这位南洋长大,英国求学,而今前途大好的海外华人呢?

新葡亰,于是,在伍连德的主持下,中国第一次进行了大规模的对瘟疫死者尸体焚烧,感染鼠疫而死的尸体,不管有没有棺木,一律被投入火中,彻底烧毁。很快,疫情就得到了控制,前后仅用不到四个月时间就扑灭了这场震惊中外的鼠疫,避免了一场世界性的灾难。

万万没有想到的是,伍连德平静而又果断地接受了这一请求。虽然在国外长大,但他心中报国拳拳之心,以及施展平生所学拯救受苦百姓的志愿,同每个爱国志士一样强烈。

1911年4月3日至4月28日,11个国家的专家参加的“万国鼠疫研究会”在奉天召开,东三省防疫总医官伍连德博士担任会议主席。与会中外专家建议清朝政府在东三省设立永久性防疫机构,以防止瘟疫重来。按照当时的国际惯例,会议用语一般只用英、法、德三种语言,为了表示对中国的尊重,这次会议增加了中文。

三、临危受命

为了表彰伍连德的功勋,清政府特别恩赐他“医科进士”功名,并授“蓝翎顶戴”。不过,就在第二年,清政府便宣告灭亡。伍连德又继续为中华民国的卫生工作而奔走。

伍连德冒着生命危险抵达哈尔滨以后,发现控制疫情的最佳时期已经错失,如果要想彻底控制住这种疫情,就必须确定到底是什么细菌导致的,这就需要解剖尸体化验来确定这种流行病。然而,当时解剖尸体是绝对不会被中国人允许的!

伍连德此后长期致力于疾控工作,先后领导控制了1917年绥远鼠疫、1919年哈尔滨霍乱、1920年中国东北鼠疫、1932年上海霍乱,拯救了无数条生命。期间,他还于1926年9月9日,创办了滨江医学专科学校,任首任校长。这是中国东北地区中国人自办的第一所医学高校。

因为在当时的中国,「死者为大」,「身体发肤,受之父母,不可毁伤」的传统思想盛行,解剖尸体这种事情,绝对是离经叛道的行为。所以,当伍连德向道台于驷兴提出尸体解剖这个想法之后,立刻遭到了反对。饱读诗书的于大人用不可思议的目光看着他,急忙摆着手,口中不住念叨:万万不可……万万不可……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