兄弟同患尿毒症哥哥坚持先救弟弟

每周三是15岁尿毒症女孩农彩梅在南京儿童医院固定的透析日,可这个周三她却没来。肾脏科护士长潘莉立即给孩子妈妈黄玉萍去电话询问。“欠你们医院费用太多了,我们不好意思再来了。”黄玉萍在电话中哭着说。

:2013-02-02 11:10:00 图片 1
近日,42岁的尹爱青拿着借到的全部钱款——7500元,带着身患尿毒症的小儿子来到北京儿童医院治疗,而在老家张家口高家营镇北窝铺村,同患尿毒症的大儿子因拖欠透析费用,治疗可能随时中止。

不来透析,意味着这个花季女孩的生存期不超过一个月。“让她赶快来,我们帮着一起想办法,通过媒体呼吁让更多的社会爱心人士一起来救救这个苦难的一家。”肾脏科副主任赵非听到潘莉的回复后如是说,并立即将情况汇报给医院相关部门。

兄欠费治疗或随时中止

昨天,记者在南京儿童医院血透中心见到了小梅,躺在病床上的她面部有点浮肿,脸色黑黄。

2007年6月,尹爱青的两个儿子因高烧住院,被查出慢性肾小球肾炎。因没钱治疗,两个孩子只能在病情恶化时才住进医院。2010年,大儿子昏迷后送医查出已患尿毒症。去年6月,小儿子病情也恶化成尿毒症。

小梅来自广西壮族自治区。2009年10月,因全身莫名浮肿在当地医院诊断为肾病综合征,一直生活在山村的农家人从未听说过这种病,开了点药就回去了。吃药之后,小梅的病有所好转但很快又加重。黄玉萍带着她四处求医,2013年2月最终在南京儿童医院确诊为红斑狼疮导致肾小球硬化。

尹爱青说,自己这次借了7500元,在老家的医院,大儿子已欠了五次透析费用,治疗可能随时中止,“但他还是坚持让弟弟先透析”。

“到我们医院时,80%的肾小球已经硬化,没有药物挽救的余地,只能依靠长期透析。”赵非告诉记者,每周进行3次透析,小梅就能像个正常人一样生活,每周一、三、五是她固定透析的日子。

昨日上午,在北京儿童医院肾病科病房,13岁的张煊躺在病床上,准备为透析做造瘘手术。主治医生介绍,换肾很难找到肾源,效果也未必理想,孩子现在只能做肾脏替代治疗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